第四篇:「心情隨聲音起伏」

 

     8 8日早上,我遲到了。原本該九點鐘到場的,我快九點半才到。雖說音響展是10點鐘才開始,但工作人員總要早一點到場預備。

 

       由於昨天音響展結束後,回家又聽了20多張片子,我睡得很晚。而且我發現,有些錄音很好的片子在我自己的系統上表現中平,但在Esoteric上就顯得生動而有新意。這話絕不誇張,我相信所有Esoteric的用家都有這種感受。光Esoteric P-03D-03就要96萬了,有人一輩子整套系統的花費都沒有這麼高,Esoteric要是不好,絕不會有這麼些頂級的愛用者。

 

      我匆匆忙忙開機暖機,梳洗整理一番,想著今天會有那些人來。

   

       今天先從低音大提琴開始,當樂音傳出時,奇怪,昨天下午越來越開的Tannoy聲音變得有點髒,為什麼會這樣?這是「髒」,既不是聲音更豐富,也不是細節變多,這是不一樣的東西。不知情的人不會了解昨天和今天的差異,但這是音響展,很多挑剔的高手都會在一樓出現,尋求完美的聲音。

 

       每年暑假,音響展的所在地都會變成發燒友的聖城。去年的聖城在環亞,今年在圓山。發燒友從各地前來,讚美、購物、批評。雖則他們和音響展的關係只是由一張300元的門票所建立,但這仍是一場盛事。音響展的日子是日曆上的聖日,圓山是聖城,圓山飯店的一樓是聖城裡的聖殿,所有最好最貴最新的東西都在這裡。不好的聲音會被大肆批評,好的會贏得讚美,並且有很多討論。

 

     TannoyEsoteric----我在音響展前就已經知道這大概是一種怎麼樣的聲音了。論甜美,論透明,論高貴,論大動態,我相信別的牌子會比這樣的組合更擅長。但若論平衡、富音樂性、細節多、耐聽和一定程度的溫暖,則TannoyEsoteric其實還不錯,它是「賢妻良母終身伴侶」型的聲音。

 

       上午,在眾多賓客中,來了一個瘦瘦高高戴著眼鏡的年輕人,他聽了半小時,就是很安靜,不說話,專注文靜地聆聽,之後雖也來了很多人,但我對他印象最為深刻。

 

      Avantgarde的老闆和設計者來串門子,他們是客氣有禮的德國人,說讚美的話給我聽;108可利士的劉老闆再度前來探班,說著和昨天一樣抱怨的話;音響論壇今天是別的編輯來,大家寒喧一下;音響界名人柯逸郎到場指導,我們很是歡迎;110Focal一樣不吵人,偶而傳來甜美的女聲,我猜想他們的客人和我們一樣多,所以不需要去看別人怎麼作。

isaacl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