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這篇文章時,整個人是沈溺在回憶中的。

坐在電腦前,冬夜又冷又深。伴著一杯冒出蒸汽的咖啡,眼神迷離中,音響展的點點滴滴開始在蒸汽裡浮現,浮現在腦海中,也浮現在螢幕上。

客廳的喇叭裡,播的是我在音響展裡播過的曲目,它們一遍又一遍地吟唱,將我拉回夏日的圓山。此時,即使是那個怨恨我播放「Esoteric 20週年紀念SACD」的眼神,現在回憶起來,也覺得可愛,冬夜,變得比較不冷。

其實,我是很能「同理」這些朋友的心態的,因為,下了舞台,我也是一名和芸芸眾生一樣的音響愛好者,有我自己的標準,也有我喜愛的聲音。

但是一站上舞台,我所要呈現的,就變得比較廣闊、比較客觀,我不但要介紹自己喜愛的聲音和曲目,也要貼心地接納其他愛樂者帶來的CD,別說是有名的以色列歐巴桑了,就算是江蕙和沈文成,我看我也會接受,因為,一套音響必須有個開始,從江蕙和沈文成開始的人也許有一天會聽Carol Kidd,從December開始聽的人有一天也會聽Kabalevsky,要有「出生」才會有「成長」。

有時,我會想像:一對奮鬥多年的夫妻買了一套10萬的音響放在家裡犒賞自己,當他們的兒女耳濡目染愛上音響的聲音後,等他們成長,20年後,他們會買50萬的音響。

玩音響,也是一種文化活動----一種需長時間培養知識及品味的文化活動。

所以,在音響展中對我不滿的朋友,請原諒我。這麼高價的音響,我不只放過有名的以色列歐巴桑,也曾放過法國香頌和日本流行歌,一切,都只是為了有個開始。

isaacl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